艺术和生活

记得高中的艺术课本的引言里,有一句话叫做“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可惜当时年少无知,疲于应对应试教育,对这句话的理解也只停留在表面。
随着自己眼界、知识和经历的扩展,我对艺术和生活,开始有自己的一些理解。

艺术从来都不是孤立的,她和人类、人类社会、人类历史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仅以个人鄙陋粗浅的见解,如下所列:

  • 艺术起源自人类的生活,是人类物质生活丰裕后对精神生活更高层次的追求
  • 艺术代表着高尚和品味,古往今来一直是上流社会所推崇和重视的重要生活方面
  • 艺术是艺术家作为独立个体对自我、对人类、对社会、对历史、对世界的情感表达(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幅《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儿去?》)
  • 艺术起于现实,但表达的形式却不拘泥于已有的构造,相反,标新立异、推陈出新是评价一件艺术品伟大与否的重要标志之一
  • 艺术不仅给人提供了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上的享受,有时还能唤起人类精神上的共鸣和内心的哲学思考,很多艺术都是艺术家某种理念的表现,同时,很多美学家都是哲学家
  • 艺术和科学看似对立实则互补,很多科学家都以究极的美来衡量自己理论方向的正确性,一些艺术家也将科学的理性和准确投入到创作中,产生了很多伟大的作品(比如《蒙娜丽莎》中黄金分割,三远景深技法和“层”概念的利用)
  • 艺术和政治也有很大的关系,不少的艺术家都信奉自由主义,反对政府对艺术的干预和审查,提倡个人的完全表达能力,在战争时期,艺术家会使用各种方式来对战争进行控诉、对和平进行宣传,其中比较有名的是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和《和平鸽》
  • 艺术和现代商业也不可分,一些产品的包装由艺术家设计,艺术的推广也需要商业力量的支持和赞助,甚至不可否认的是,艺术品的传播和传承也需要一些富翁的慷慨解囊

历史、政治、商业、人类,这些都和艺术息息相关,所以我们身边必定充满了艺术,即使存在的形式不是艺术品(绘画、音乐、雕塑、文学),建筑可以是艺术,穿着可以是艺术,电子产品也可以是艺术。
当然我拒绝将艺术朴素化和庸俗化,我只是觉得,只要包含了美的表达和理念、能给人以精神上某种共鸣的物品,都可以看做是一件艺术品。

艺术和我

坦白地说,个人绘画还是有一些天赋的。
小时候,我就喜欢在家里的墙上乱涂乱画:p,上美术课也总能将原作模仿的有模有样。
可惜这天赋和兴趣没有得到后天的培养,现在还是门外汉一个。
至于音乐方面,从来都是五音不全,前些日子做过一个测试,结果说明我的音感果然很低:(。

每个人,从小学的美术课、音乐课,到中学的艺术课,可以说对艺术的概念都有或多或少的理解。
虽然有一定的兴趣,个人对待这些课基本上只是浮于表面地完成任务。
对艺术的一些基本认识,也局限于多年来看《读者》杂志上的一些文章和插图。
对艺术的理解,基本上是空白——我不觉得能说出几个有名的艺术家还有一些他们的代表作就叫做懂艺术了,这应该只是入门级别的知识。

进入高中,尤其是进入大学以来,我将课余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放在了阅读上,知识面有了不小的扩展,虽然身为工科学生,徜徉于图书馆、书店和互联网之际,竟慢慢地对文史哲起了兴趣。
一次偶然点击,看了一期访谈节目,采访的对象是陈丹青,内容是他归国后在清华美术系当博士生导师时发生的一些不快。
看了这个节目,我了解到了陈丹青这个人、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现状以及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然后我就联想到,虽然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在持续升温,但好像当代中国艺术领域没有什么大师(其实其他领域也是如此),这究竟是为什么?——第一次,我对艺术有了自己的思考。
我开始知道陈丹青这个当代中国的艺术翘楚,零零碎碎看了他的《退步集》和《退步集续编》两本书;我开始关注那些被称作艺术家的人,他们的生活,知道了诸如798、宋庄这类地方;在豆瓣上,我的兴趣点从单一的技术类阅读,开始扩展到一些文艺相关的读物,甚至,我在点名时间上支持了一些艺术创作。
在准备GRE的过程中,”被阅读”许多艺术家的相关事迹,同时也“被思考”了许多和艺术相关的问题(比如,Nations should suspend government funding for the arts when significant numbers of their citizens are hungry or unemployed),虽然这个过程有些许的痛苦,但从现在来看,的确促进了我对艺术的思考(当然,GRE对我思维的锻炼不限于此)。

生活中,我有自己的品味,对一个事务往往先会从美学上进行评判,因为很大可能是,当一个商品值得进行艺术提升(不是单纯的包装)时,说明其本身的质量已经足够好,需要靠非质量属性来打动消费者了。
但我也承认这种做法的不妥之处,一来的确不是万灵的,二来我对美的理解的确还太粗浅。

最后要说,我对艺术的了解还是非常琐碎和表面,所以以上文字的描述性多于思辨性。
但是我的兴趣还在,人生还很长,相信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对艺术的理解还会更加深入。

这篇文章原本是这学期艺术导论选修课的考试题之一,略作修改放之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