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翻译之路

我的翻译之路开始自译言网。大概在高三发现了这个网站,当时主打国外网站新闻的翻译,尤其是有英国《卫报》的独家授权。得益于一批优秀译者,译言网的文章选材独到、译文流畅,一度是我的主力新闻网站。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翻译是一种离自己非常遥远的事情,可译言告诉我,翻译不只是把大部头名著转换成生硬的中文,她就在身边,只要你会一点点英语就行。我第一次发现英语还真有实际用途——从国外网站获取知识,这是一个非常open mind的体验。

兴许是觉得自己也有能力作为文化传播的桥梁,兴许是幻想着有一天也能成为一名翻译大虾,兴许只是为了练习英语,我注册了一个帐号,然后装模作样翻译了两篇短新闻。虽然点击量没有大虾的文章高,独立完成一篇像样的翻译也确实值得自豪。热情是一个好东西,仅仅是出于纯粹的喜欢而去做一件事情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可关键是保持热情,一旦冷却下来就要面对现实。当发现自己的翻译水平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加上升入大学,我的翻译之路搁浅了。

大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我特别喜欢看Google Reader。由于专业的关系,我订阅了很多IT相关的feed,其中最喜欢看的之一是外刊IT评论,这是一个专门翻译国外技术文章的博客。嘿,我和翻译又不期而遇。如果读完一篇文章觉得内容很好,我会习惯性地阅读原文以加深理解,顺便当成英语阅读练习。如果觉得文章翻译得很别扭或有表意不明的地方,我便会放弃译文直接去看原文。久而久之这个博客成了一个中转站,我仍订阅它,可只看链接指向的原文而不再看译文了。

如果用最简要的话概括我在大学中学到了什么,我觉得应该是学会了去追求真善美。作为读者,读得译文越多,就越发现好的译文并不多。失望累积起来就引发了对译文的不信任,于是越发地想要接近源头。加上英语学习观的改变,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阅读以英文为主。虽然英语水平不够,原文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地理解,可权衡下来还是比直接吸收错误的翻译要好,至少锻炼了英语阅读能力。

当时的我有点极端,追求原创同时反对任何加工。自己原创一些东西,也只看别人原创的东西——原文是中文就看中文,原文是英文就看英文。这种状态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我看到Tom Preston-Werner那篇关于开源的文章。文章本身精彩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我第一次有了“何不翻译这篇文章让更多的人看到”的想法。这篇文章当时没有人翻译成中文,值得学习的东西因为语言不通无法被更多人知晓,这是一种莫大的遗憾。我的极端如同柏林墙般轰然倒塌。我意识到,除了原创之外,翻译也是一种分享知识的有效方式。拿1-9-90定律来看,原创属于那1%,翻译属于那9%,都是能够造福剩余90%的途径。

于是,时隔961天,我在译言上的第三篇译文出炉了。

翻译的好处

翻译的好处体现在多个方面。

读和译对原文理解的方式并不相同。读只是理解文章要表达的概念,虽然你可能在默默地翻译单词、理解句式,可一旦这个概念传达到了,读的基本目的就达到了。所以即使有不认识或不确定的单词、词组,只要不影响整体理解或者可以根据上下文推断,也是可以忽略的。翻译则是一个吸收、转换、表达的显式过程,你不光要理解概念,而且要精确地将这个概念表达出来。为了准确,译者一方面必须从理解原文每一个词开始,以至词组、句子、段落,在不同的层次形成理解——这是一个主动学习的过程。因此,翻译的过程能帮你更加深刻地认识作者表达的内容和方式,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读者。另一方面,译者必须拿捏好译文的表达,很多译文读着别扭,并非译者外语水平不济,反而是因为母语功力不足。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既然是母语,要表达个意思还不简单吗?可事实并非如此,除非机械式的直译(鲁迅先生的做法,他称之为“硬译”),要因时制宜找到恰当的表达并不简单。达意乃最低标准,通顺才算基本,“接地气”的表达才真算得上是中文,最好还能“接原文气”。所以,英语好只是翻译好的必要条件,一个人的中文水平不高也很难翻出信达雅的文章。所以,翻译推敲的过程还能提升中文表达水平。总的来看,翻译能够帮助译者同时提升原文语言和目标语言的功力。

上面说了吸收和表达,接着看转换,个人认为这是翻译过程中最具技术含量的地方。构思和表达构成了一篇文章的两个主要方面,原创难在构思,而翻译难在表达。翻译因为要克服语言鸿沟,要做到既准确达意又表述恰当,所以技术上不比原创低,甚至更高。英语有英语的语法和结构,汉语有汉语的语法和结构,虽然有一些对应,很多时候需要动动脑筋,换一种表达才更通达。最常见的就是反转和倒置,原文是“因为……,……”,翻成“……,因此……”可能更好;原文是被动语态,可能翻译成主动语态更好。转换的过程少不了推敲,推敲其实就是一种思维锻炼,要准确保留愿意,但形态得做适当改变。所以,翻译的转换特性可以锻炼人的思维

以上三个好处是针对译者而言,还有一个好处是针对社会而言。商坡良破解罗塞塔石碑为人类打开了古埃及文明的大门,新文化运动初期翻译的西方经典著作给中国带来了新的思想启蒙。可以看到,翻译可以促进知识的传播,从而为特定区域甚至整个人类的社会文明进步做出贡献。中国懂英语的人越来越多是不错,可对即使对能看懂英语的人来说,中文也远比英文好读、好懂。我们的社会太浮躁了,很少人有时间静下心来追求本原,提升一个在生活和工作中毫无用处的技能(即使你这么做说不定还有人说你装呢)。总之,从用户体验的角度看,中文的accessibility[1]比英文要高,所以体验更好,你不可能强迫所有人去看原文。试想,一篇原本没有翻译的英语文章一旦被翻译成中文,潜在读者一下子扩大了十几亿,这不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吗?所以我一直觉得字幕组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存在,他们是在踏踏实实地传播文化,让很多好东西被更多的人欣赏到。可惜,在中国字幕组不仅没有受到本该有的尊重,反而必须停留在法律的边缘、黑暗的角落,对比国外有字幕组获得风投,真是令人唏嘘。

1: accessibility一词就反映了翻译的难处,因为在中文中找不到对应的词,即使生造词也无法准确地表达其意思。适当的保留原文,是一种翻译美德。

Zoom Len

这个暑假开始了Zoom Len计划,借助tumblr平台不定期地发布英语好文的翻译。Zoom Len翻译过来就是变焦镜头,作为站名,意在表达和好照片一样“偶相遇、广范围、经转换、有聚焦”的特点。包括修订过的《Open Source (almost) Everything》在内,目前已经发布了7篇译文。当然,暑假时间多、有闲情逸致也才翻译了几篇,想必今后进度可能更慢。不定期旨在不追求量,这样就不会有心里压力。凡事贵在坚持,希望这个博客能断断续续地坚持下去。

说了这么多,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其实按文章前面的说法,我当前在吸收、转换和表达三个方面都很欠缺。以前仔细翻译校对多次的文章,过几天回去看还是会看到很多别扭的地方。也是因为如此,我已购入了《翻译漫谈》《翻译辨误》两本书,主动学一些翻译技巧。在实践中学习,在学习中提升,希望翻译水平能有进步吧。

最后谢谢提供了翻译建议和支持Zoom Len的朋友们。